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中医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7:48: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中医,江苏能否治好白癜风,曲沃白癜风医院,沂源白癜风,济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山东好的白癜风医院,滨州白癜风病因

K图 300101_2

  6月22日,振芯科技(300101.SZ)收盘报13.82元,下跌近4%。这一价格比2016年7月4日29.59元的收盘价已下跌53.3%,这意味着振芯科技的市值在一年内缩水了一半,但其市盈率仍然高达250。

  2010年11月底,上市3个月的振芯科技股价从发行价32元蹿升到105元,跻身“百元俱乐部”。而当时两市的百元股,还不到20只。如今,风光不再!

  或许市场并未发生错误,股价长期下跌背后是振芯科技一年多来业绩的下滑,最近振芯科技大股东的减持举动或表明自信不足。而实际控制人何燕再陷波折,或令振芯科技更蒙阴霾。

  业绩过山车遭减持

  “我来跟公司算笔账!公司上市融到5.6亿元,6年公司净利润共2.8亿元,大股东现在随便减持了点就5个亿装兜里了。无语了!”几天前,振芯科技遭遇了这样的网络评价。背景则是,振芯科技近期遭遇了控股股东成都国腾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腾电子”)的减持。

  6月16日公告显示,国腾电子因“自身资金需求,同时有利于增加股票流动性”于2月15日到6月15日间分3次共减持振芯科技4726万股,减持比例高达8.5%,按13元/股的减持均价算,共套现6.1438亿元。这包含一次尚未完成的股权协议转让。当日的减持补充说明公告显示,国腾电子将其持有的振芯科技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903.2万股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上海果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综合当日两份公告看,4个月间,国腾电子实际减持套现3.35亿元。而为了顺利减持套现,振芯科技6月15日的大宗交易的折价率高达15.05%。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振芯科技的招股说明书及多份年报发现,振芯科技2010年8月上市时募集资金总额为5.6亿元。但从2010年到2016年7年间振芯科技净利润累计仅2.83亿元。

  显然,控股股东在4个月间减持套现所得远超上市公司7年来净利润之和。而上述尚未完成的股权协议转让一旦落实,国腾电子确认落袋的6.1438亿元便是振芯科技7年净利润之和的2.17倍。

  实际上,振芯科技在1月24日公告控股股东减持,股票便迎来连续两日下跌。这种减持造成了“传染”,交易信息显示,十大流通股东里面的另外5个股东也在减持。

  振芯科技已经震荡下跌近一年,原因或许是2016年以来振芯科技的业绩持续恶化。2016年振芯科技的营收、净利润、扣非和现金流等主要财务数据均比2015年大幅下降;其中,净利润从2015年的7827万元腰斩至4000万元,现金流从2015年的4858万元变成-1.57亿元。今年一季度,振芯科技主要财务数据依旧同比大幅下滑,业绩几乎没有好转迹象。

  《华夏时报》记者翻看振芯科技7年报表,其业绩呈现“过山车”式起伏。2010年8月上市,随即连续3年业绩持续下滑。2013年更是以净利润和扣非“双亏”收场。2014年和2015年业绩稍有起色,如今再次陷入下滑通道。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振芯科技董秘办,对方表示,减持是因为大股东资金需求,减持过后股票还涨了;公司在正常运作,业绩如往年。

  实控人是非多

  振芯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何燕持有国腾电子51%的股权,为振芯科技实际控制人,并且是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然而,这位“兼职教授”在市场上早已声名狼藉。2013年7月18日,振芯科技公告显示,何燕涉嫌非法经营被湖北宜昌市公安机关带走调查。一周后,振芯科技再发公告称公司监事会主席王心国失联。

  振芯科技后续公告显示,何燕因涉嫌挪用资金罪,于2014年1月被检察院机关批准执行逮捕。2016年10月26日公告,振芯科技收到相关法律文书。何燕因犯挪用资金罪、虚开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虽然振芯科技每一次相关公告都强调何燕的上述涉案行为与公司无关,公司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但是,2013年何燕被抓,当年振芯科技净利润亏损1533.15万元,同比上年大跌162.98%。

  实际上,何燕2013年被刑事拘留后,国腾电子于2014年4月改名振芯科技。对于更名的目的,其董事长莫晓宇也曾向媒体表示,“何燕出事以来,社会舆论哗然,何燕作为我们的控股大股东,不可避免地会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

  何燕的生活并未因其被刑拘就变得平静。2017年2月9日,尚在服刑的何燕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起因是有报道称何燕再度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何燕说明是否存在再度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事项。

  振芯科技2月底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国腾电子告知函,何燕持有的国腾电子51%股权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冻结,冻结期限自2017年1月11日至2020年1月10日。对此,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未给出冻结详情,只是列示为“司法协助”,但冻结于2017年4月13日就被解除。

  何燕为何频频遭遇司法纷争?早在4年前,《新京报》报道何燕案发,或许跟其控制的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非法圈地有关。振芯科技确实有一桩“拿地事件”:2011 年 3 月,振芯科技使用超募资金 8000 万元在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购置约 25 亩土地,建设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园;2012 年,振芯科技支付购地款及用地指标费、交易服务费等共计 8580万元;2014 年12 月,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采取补偿形式收回这25 亩商业用地使用权,公司获得补偿款总金额为 8663万元。

  两年间,振芯科技用超募资金拿地又被收回,中间实控人被抓。实际上,振芯科技上市募资5.6个亿,主要是投资5个项目,2013年这5个项目建成投产。

  令市场失望的是,上述5个项目只有一个项目勉强能够达成每年的预期效益,其余4个项目自投产至今,没有一年能够达成预期效益,这也就难怪振芯科技业绩遭遇过山车。

  “那块地在南边,我们后来在西边买了一块更大的地,一共130亩,用来建厂!投资的项目没能完成当期预期效益很正常。”上述董秘办人员如此解释,但他坚称不了解何燕的案件:未见过何燕,并表示何燕更像是上市公司初始投资人。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浙江治白癜风的仪器